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她是一位学校老师
她是一位学校老师

她是一位学校老师

贝齐和我是在念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最后我们结婚开始工作,她是一位学校老师,我是一个会计员,我们的性生活相当平淡,平淡而且无聊,只有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我曾经试图说服她在性生活上有些突破,或者至少告诉我她的性幻想,但是她总是看起来毫无兴趣的样子。我们姞婚三年后,我们才发现我们一直没有小孩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孕,贝齐相当沮丧,她很想要小孩,我也很伤心,因为我也很想有个小孩,就因为如此,我开始有了幻想她和别的男人上床,让她怀孕的念头,一个男人给了她我所不能给她的,一个孩子。我从来没有勇气告诉她我的幻想,虽然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每一次当我们看到夫妻带着他们的小孩,我就可以看到她脸上那种痛苦和渴望的表情,甚至有时还看得出来她恨我不能生育的神情。她不会隐藏她的情绪,她心中对我的失望,我可是了如指掌。 有一天晚上,我们两人都喝了不少酒,我告诉她我的幻想,我告诉她我幻想她被别的男人受孕,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而我看着她和别的男人性交,因为生孩子对我们而言相当重要,所以我得在一旁看着,就像我透过那个男人让她受孕一样。她用力掴了我一记耳光,然后又掴了一记。 「你怎么可以把我想成一个婊子!」她尖叫,并边用拳头一直捶着我的胸口:「我是你的妻子,你这个不能生的混蛋!」她哭倒在我怀里,但是不久之后恢复了平静,她说她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因为她也和我一样想要个孩子。我把我的全部精力投入工作,我们的婚姻关系快速地恶化,她常常用身体不适的理由拒绝性交,而我也懒得去打扰她,我们两人在床上非常冷漠,对这段婚姻,我越来越不安了。后来,公司办了一个鸡尾酒会,因为我们的主管将被调到其它地区去了,有三个人被开除,也就是说,多了三个空缺等人递补,威廉先生,公司的老板,想办个聚会见见我们所有的人,我猜他一定是想看看我们,再决定谁有机会升官。贝齐说她太累了,不想去参加,但是我坚持要她去,因为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们公司喜欢用一些有家室的人,员工的妻子,是我们公司文化中重要的一部份,在那个酒会上,贝齐渐渐放松了自己,并且也玩得越来越开心,在我们发现我不能生育之前,她一直是个很开朗的女孩。我们在酒会上待了两个小时之后,我发现贝齐不在我身边,我看到她正在角落和威廉先生谈话,于是我改和别人继续聊天,当我再次找贝齐时,她不见了,而威廉先生也不见了。突然之间,我开始怀疑,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一起离开的吗?我还来不及细想,我的上司就抓住我,要我见见一个新同事,我表面上和他们愉快地谈着,但是我的心却早已飘到九霄云外了,接着有一只手包住我的手臂,那是贝齐。「亲爱的,我们回家吧。」她说道。 她明亮的大眼闪动着光芒,使我想起刚遇上她的情形,现在的她相当兴奋,她的指甲几乎掐进我的手臂里,于是我向我的同事们道别,走到门口,威廉先生看着我们离开,我们一上车,我想和她说话,但是她说她现在不想说话,她躺在座位上睡着了,一直睡到我们回家。「妳和威廉先生聊得很愉快吗?」我问道,一边脱下外衣 贝齐听到我的问题很明显地有点不安,不过她脱衣服的时候,臀部扭动得比平常夸张,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对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要升官了?」 「我不知道我要升官了,有谣予说我会升职,但是我还没收到正式通知。」 「呃,你的确是他们考虑升迁的人选之一,」贝齐说道。 我坐在床上,贝齐此时脱得只剩下一件内裤了,我知道她想要做爱,因为平常她是不会脱去胸罩的,她带着顽皮的笑容坐在我身边,那种顽皮,又有点野的笑容。「再告诉我一次你的性幻想,」他说道。 我吓了一跳,我想不到她会要我再说一次。 「哪一个?」我问道,装做听不懂她的意思。 她在我的腿上捏了一把:「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要妳和别的男人性交,我要他让妳怀孕,我要在旁边看,或者妳和他性交之后,回来告诉我一切。」我一口气说完,声音有些颤抖,汗水由我的额头滴下。「现在该妳告诉我妳的性幻想了,」我说道。 贝齐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的性幻想,我知道今天晚上并不寻常,她一定会告诉我,她用迷人的眼光看着我,又长又翘的睫毛真是美极了。「我的吗?我的性幻想和你的差不多,不过我希望是强壮的男人,有时候我要你在现场看,有时候我在和他性交完后,再告诉你一切经过,他是怎么干我,他的阳具有多大、多长、多粗、多硬,我都会告诉你,他可以尽情干我,然后让我怀孕。」她靠在我身上,手指在我的腿上划来划去 「还有,他让我做他的情妇,把我训练得非常淫荡,我要做他淫荡的情妇,完全让他控制我,让我沉醉在性的世界里,无论他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办。」「妳为什么以前都不告诉我?」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双手叉着腰,将下半身往前顶 「我知道怎么让你升职,」她说道。 「什么?」 「威廉先生要我,他想要干我。」 我打了个冷颤,我知道现在贝齐很兴奋,我从来没看过她这么兴奋,即使在我们蜜月的时候也没看过,他的乳头已经硬起来了,她阴户部份的内裤也有一块爱液弄湿的痕迹,她闪烁的目光一再地说明她想要做什么。「我要和他做爱,我要他搞我,我要做他的性奴隶,你也会喜欢的,巴比,对不对?你也喜欢你可爱的老婆和你的老板上床,让你升职是吗?想想看,巴比,你的老板在我的双腿之间干我,用力地干我,然后他热热的精液,射进我被他蹂躏的阴户,他的精子和我的卵子结合,让我怀孕,你喜欢这样子,对不对?」我的老二早就硬起来了,她伸手往我的裤子里一探,我就不争气地射了 「噢,巴比,你已经兴奋起来了,你射在内裤里了,我要你再硬起来,然后射在我里面,巴比,我要一边告诉你我的幻想,一边让你射在我里面。」我马上又硬了起来,贝齐脱去她的内裤,塞向我的脸,让我闻她爱液的香味。她躺在床上,把我拉到她的双腿之间,我们深情地看着彼此,接着我开始慢慢地抽送。「我所幻想的人是威廉先生,他要我照着他的话做,如果我照办,他就会让你升职,如果我不照办,你就会被开除,我别无选择,但是如果我能做出选择的话,我会让他搞,我会要他做我孩子的爸爸,所以,我会让他干我,怀他的孩子,他的老二好大,好大,而且非常硬,他插我的小穴,好爽,好爽。」现在的贝齐满头是汗,她的指甲陷在我的背里,她的腿紧紧地盘住我,我们的吸呼紊乱,我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再这么快射精。「然后他把我翻过身去,搞我的屁眼,他一点也不温柔,一口气就把他的大鸡巴插进来,我痛得大叫,但是马上就开始觉得很舒服,就和干我的小穴一样的舒服,接着我高潮了,咦!巴比,我知道你快射了,快射吧,巴比,射到我里面,一边幻想你的老婆被你的老板干,一边射精,幻想我的里面有他的精液!」贝齐尖叫而且开始颤抖,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老二从来没有硬得这么久过,于是我射了…… 当我们两人平静下来后,贝齐温柔地对我说:「我想实现我的梦想,我要和你的老板上床,我要生他的孩子,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愿做他的性奴隶。」她下了床,我听到她走到客厅去打电话,当她回到卧房后,我问她去做什么? 「我打电话给威廉先生,明天早上他会和你解释的,现在睡觉吧。」 她靠在我身边,我难以入睡,我的心中五味杂陈,我真的很想她生个孩子,那天晚上,她睡着后臀部向着我,我偷偷地把我的老二由后面插进她的阴户,她轻轻地呻吟:「就是这样,巴比,我正梦到和威廉先生做爱,太好了,就这样干我吧!」第二天一大早,威廉先生叫我去他的办公室 「我知道昨天酒会之后,你和你的老婆回家聊了很久,巴比,」他说道。 「是的。」 他的目光冷峻,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很惊讶我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你了解多少?巴伯?」 「我老婆想和你发生关系。」 「就这样而已?」 「不,你还要让她怀孕。」 他的嘴角立刻浮起了一丝小小的笑容,他的目光稍微软化了些。 「你不会介意吗?」 「不,我不介意。」 「事情还不止是这样,巴伯,我向你解说整个基本规则,首先,我会升你的职,给你不错的待遇。」「谢谢你,威廉先生」我答道,他点点头 「我希望你的老婆照我的吩咐做,包括她的举止和穿着,我会在任何我想要的时间、地点搞她,附加一点,我会要她在我的朋友面前表演,所以,不止是只有我一个人干她,巴伯,你听懂了吗?」「威廉先生,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可以,要喝点东西吗?」 「不用了,只是……」 「我了解,巴伯,我只是要你事先了解会发生什么事,到时候不要太紧张了。」 「是的。」 「我和她的交往也许是几个礼拜,也许是一辈子,我知道你们两个没有经常行房?」 「是的,一个月大概只有两次。」 他大笑,他并不是那种邪恶的笑,他笑的意思好像是我居然没让我漂亮的老婆好好服待我。 「这下子有你的好处了,巴伯,你会大大增加性生活的次数,她会每天晚上和你性交,用她的阴道和嘴,至于后门,那是给我用的。」「当然好,」我说道。 「任何晚上她没有满足你,第二天早上你来告诉我,我要惩罚她,如果她没有满足你,或是其它的因素,我会好好惩罚她,事实上,只要我觉得需要,我就会好好折磨她。」当我想起我的老板虐待我的贝齐时,我的老二就硬得像个石头一样,我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至于你,你还是把她当你的妻子对待她,爱她、关心她,她需要别人的关爱,特别是她怀孕和生产的时候,我希望你做我孩子们的好父亲,巴伯,我是认真的。」「孩子们?」 「没错,是孩子们,我希望她生三个到五个孩子,其中至少两个是我的,你懂不懂我的意思,巴伯?我会确定让她生我几个孩子,但是起码有一个是别人的小孩。」「是的,我懂了,我和贝齐都希望有许多小孩。」 「哦,那你们不会失望的。」他从他的位置上站起来,走到我的身边坐下。 「她告诉过我你的性幻想,有时候我会让你看的,但是大部份时间,我还是让她自己告诉你整个过程,我确定她一定会告诉你一些很精彩的故事,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了。」 很好,我今天下午三点,会带你老婆出去,她会和我一起渡过这个周末。」 我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我说:「那……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周末。」 他大笑道:「我会的,巴比。」 那天下午三点,我的脑中一片混乱,心中一直想着这个时候我的老婆上要上我老板的车,让他干上一个周末,心中还一直浮现威廉先生干我老婆的画面,而我的老二也硬得要命。那天晚上我自慰了两次,一边自慰一边想着贝齐和威廉先生,星期六是一个漫长的日子,当门铃响起时,我正将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门外站的是一个年轻的好孩,她没有化太浓的妆,穿着非常紧又非常短的裙子,长得相当漂亮。「你是巴比?」她问道。 「是的,妳是……?」 「我叫芬妮,威廉先生要我来的,我是你的升职礼物。」 芬妮非常专业,她整个晚上和我渡过,一直让我享受着性的乐趣,在她离开之前,我一共发泄了四次,不过她不是我老婆,她不是贝齐。贝齐是在星期日的晚上六点回家的,她一幅精疲力尽的样子,一进门就给我一个又热、又长的吻。 「你想要听整个经过吗?」 「要!」我答道,我的老二已经在我的裤子里站起来了 「我得洗个热水澡,跟我过来吧,我会告诉你的。」 我跟着她走进浴室,她打开水龙头开始脱衣服,当她转过身来,我吓了一大跳,她的胸部上都是一块一块的乌青,我仔细地端详,发现她的身上其它部份也有不少乌青,接着,我更震惊了!「你喜欢我把毛剃掉吗?」贝齐问道,她的阴毛竟然全剃掉了,使她的阴户看起来又光滑又柔嫩。 「怎么了?」 「你看,我的阴核上钉了一个环,是威廉先生要我装的,你要不要摸摸看?」 我摸了摸那个小小的铁环,她立刻开始颤抖和喘气。 「它会加倍刺激我的阴核……」她呻吟道,一边慢慢地,慢慢地跌坐在浴缸里,一边呻吟边享受着热水的滋润。「芬妮怎么样?」她问道 「他告诉妳了?」 「没错,我想威廉先生安排得很好。」 「芬妮很棒,她吹喇叭吹得很棒。」我故意这么说,因为贝齐从来没帮我口交过。贝齐闻言大笑。 「我确定我这个星期六吹的喇叭比她还要多得多,巴比,请你给我一点水和阿司匹灵。」 我把药和水递给她,她吃了药后又躺回浴缸。 「准备好要听故事了吗?」她问道 当她要水的时候,我的老二就硬起来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我说道。 「他三点的时候来接我,我们先去一家商店,他买了一些新的衣服给我,一些非常暴露的衣服,那些衣服暴露的程度,你连想都没有想过,待会儿我会穿给你看,我换上那些新衣服后,他带我去一家很棒的餐厅,之后我们又跳舞,等我们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带我去他的卧室,我们一边亲吻,一边脱去对方的衣服,然后,他让我躺下来,他的阳具好大,巴比,那简直大得可怕,我好怕我无法让他整支插进来,让我得到他的整根阳具,当他插进来的时候,天哪!巴比,我从来没有整个阴户被塞得这么满的感觉,那实在太舒服了。」她睁开眼看着我,我正隔着我的裤子摸着我的鸡巴,她温柔地微笑。 「他吩咐我要满足你的所有需要,要我帮你吹喇叭吗?」她问道。 「要!」我几乎叫了出来。 「好,那过来吧。」 我脱下我的裤子走到浴缸边,贝齐撑起上半身,张嘴含住我的阴茎,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她几乎是刚含住我的龟头,我就射了精,贝齐像个淫妇似的把我的精液吞下去,她真的变成一个淫妇,接着她又若无其事地躺回了浴缸。「他一直干到我再也没有阴精可以射了,巴比,他真的很厉害,我从来没有这么高潮过,我的意思是,他干我干得失去了知觉,但是他还可以一直不射精,他可以控制自己什么时候射精!然后我感觉他的手放到我的屁股上,他的手指摸着我屁眼。」「你在做什么?」我问他。 「我现在要干妳的后门,先让妳准备一下。」 「不要,我不要你搞那边。」我说道。 他邪恶地对我一笑:「事实上,我还希望妳拼命抵抗,强奸妳的屁眼比妳自己送上来给我干还有趣,不过,用强奸的方式会让妳比较痛,我建议妳还是闭上嘴,乖乖听话翻过身去。」我又勃起了,但是贝齐的眼睛闭着,她的手轻轻地摸着她那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的乳头,她开始燃烧她的欲火了。「不!」我说道:「你不可以搞我的屁眼。」 其实我们两个都知道,我希望他攻击我,强奸我的屁眼,我不知道床垫下预备着皮绳,他把我翻过身,让我脸朝下,双臂张开绑在床上。「妳这个烂屄,现在求我干妳的屁眼!」 「不要,」我说道,我想知道他会怎么做,他把手伸到我的身体下面,把我抬起一点,捏住我的胸部,他非常用力,我真的好痛好痛,他好像要捏扁我的奶,不过我还是拒绝他。「求求你住手,」我哭着求他,但是他捏得更用力了,他真的想把我的胸部扯下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干我的屁股,求求你,干我的屁股,我求你。」 「他大声叫我抬起屁股,我感觉他的手拨开我的屁股,他巨大的阴茎抵住我没有开发过的屁眼,一口气就把整根阴茎插了进去,我的天哪,我真是痛得快死了,巴比,我觉得我快被撕成两半了,我不停地尖叫,想把他推开,但是他的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屁股,而且我的手又被绑了起来,根本没有办法,直到我的屁眼慢慢地习惯被撑开后,疼痛渐渐地消失,于是威廉先生开始抽送,我也开始觉得很舒服,很快地,我开始求他不要停下来,哦,我真的开始由衷地求他,巴比,他干我屁眼时,让我泄了两次。她满足地叹了口气,再度张开眼睛看着我,她看到我的老二又硬了起来,对我温柔一笑。 「别担心,改天我也会让你玩我的屁眼试试。」她说道。 「不,贝齐,威廉先生告诉我,我不准玩妳那里,这是他专用的。」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思,」她说道。 贝齐站起身开始擦干身体,贝齐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洗澡,当然我更没看过她擦干身体的动作,我仔细地看着她的胴体,发现她的臀部上有清楚的指印,那是威廉先生用力留下的痕迹。「接着发生了什么?」我问道,她对我得意地笑了笑,知道我已经沉醉在她的故事里了。 「他射在我屁眼里之后,我们一起去洗澡,我帮他吹喇叭,直到他再度站了起来,又干了我一次,最后,他抱着我睡觉。」贝齐抱着我,热情地吻我,我尝到她口中我的精液的味道。 你现在要打我一炮,还是要听完故事?」她问道。 「打炮。」 我们上了床,贝齐躺在床上,用非常淫荡的眼神看着我,用手抓着自己的足踝,慢慢张开她的腿,我从来没看她这么做过,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把我的鸡巴插了进去,她湿得要命,她的腿紧紧地盘住我,直到我射精,从头到尾根本没做多久。「妳有高潮吗?」我问她,她温柔地吻了我。 「巴比,我可能再也无法由你的身上得到快感了,不过我喜欢你舔我,我也喜欢威廉先生的大肉棒,他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高潮,巴比,请你舔我好吗?你高潮了,我也想要高潮。」我到她的双腿间,轻轻地舔她的阴户,吞下她的爱液和我的精液,直到她开始高潮,她平复下来后,又继续说她的故事。「星期天,我陪他去打高尔夫球,我和威廉先生以及他的朋友安诺一起坐在高尔夫球车上,车子很小,我们三个人挤在一起,安诺先生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看了看威廉先生,他对我使了个眼色,让安诺先生任意摸我的身体,在他们打到十七洞之前,他摸得我高潮。」贝齐一直盯着我,注意我的反应,我听她的故事听得十分入迷 「星期六晚上,威廉先生指定我穿一套衣服,你要不要看我穿那件衣服?」 「我很想看看。」我答道。 她跳了起来打开她的衣橱,拿出黑色的吊袜带和黑色的丝袜,黑色的五吋高跟鞋,鞋子的皮带缠在她的足踝上,和一件非常紧非常短的黑色迷你紧身短裙,那件衣服她穿上之后,使她的胸部看起来更大,腰看起来更细,整个人就像个妓女,一个高级妓女。「你喜欢这件衣服吗?」她问道 「喜欢!」 「你仔细看我坐下来的时候。」 她坐了下来,那件衣服实在太短了,短得遮不住她的阴户,她的阴毛已经刮掉了,而她也没穿内裤,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阴唇。「觉得如何,巴比?」我看起来像个妓女?我告诉过你我要做他的性奴隶,」她每次说要做威廉先生的性奴隶时,都会越来越兴奋「快继续说妳的故事,」我说道,她对我轻轻一笑。 「我们今天晚上要做什么?」我问道。 「安诺先生会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然后我们三个回来这里大干一场。」 我开始兴奋起来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两个男人一起上床,要服从他这个命令,我真的觉得很刺激,我们在另一家很棒的餐厅用餐,在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不停地摸我的大腿,噢……,巴比,有一次他们把我的裙子拉起来,同时各插一只手指进我的穴里,我马上到了高潮,就在那间餐厅里,两个男人用手指插我让我高潮!当我们回到家,安诺先生吻我、脱我的衣服,接着威廉先生再加入,你知道我没有同时和两个男人做过,我他们一个插我的屁眼,另一个用我的小穴,之后一个射在我嘴里,另一个射在我阴道里,然后我再把他们两人的鸡巴舔干净,我一共高潮了十五次,最后他们让我在客房的床上精疲力尽地昏睡。她俏皮地一笑。 「你已经射了两次了,还想再一次吗?」 「噢,当然要,」我大笑。 「要从后面来吗?」贝齐说道,于是我从后面干她,这一次我确定她有一次高潮了。 「接下来呢?」 贝齐已经精疲力尽,意识已经不清了。 「嗯?」 「星期六晚上之后呢?」 「噢,星期天,我再一次用我的嘴和阴户为他们服务,然后我小睡了一会儿,之后威廉先生叫醒我,说我有个任务,那就是要我去装个铁环,我们到了纹身的地方,纹身师傅说可以打麻醉剂,以减轻疼痛,但是威廉先生说不用了,他要我感觉整个过程。「那我们得先把她绑起来。」纹身师傅说道。 他们把我绑在桌上,把我的内裤脱去,张开我的腿,我感觉到那个纹身师傅用一个钩子钩住我的阴核,然后「啵」的一声,那个环就装好了,我痛得快昏了过去,他们给我一点阿司匹灵,我那里直到现在还在痛。贝齐虚弱地笑了笑。 「巴比,我好想睡,」她说完转过身去,我马上听到她轻轻的鼾声。 那个星期一直平安无事,最大的改变是我每天晚上都和贝齐做爱,每次做爱都和以往一成不变的性交大异其趣,非常的剌激、非常的过瘾,每次我们都做到再也没有力气为止,当然,我每天晚上都舔她的阴户,因为我非常清楚,光凭我的老二是无法让她高潮的。星期三,她去美容院,贝齐的头发齐肩,而且一向都是直发,一边的耳朵也各戴了一只耳环,但是当她回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因为她彻底改变了她的外型,她把头发剪短了,而且染上金黄色,又烫了起来,一边的耳朵上各多戴了五只耳环。星期四的晚上,她说道:「我今天晚上不要和你做爱,我知道你会去告诉威廉先生,我想看看他会怎么对付我。」我气得要命,我想要用强奸的方式对待她,也许她喜欢被强奸,但是她仍不肯就范,她想知道威廉先生会怎么惩罚她,她如愿了!当我告诉威廉先生这件事的时候,他马上拨电话去学校给贝齐,叫她下课之后尽快到他的办公室来,大概是四点左右,威廉先生拨内线电话给我,要我去他的办公室,我过去的时候,贝齐已经在威廉先生办公室外的会客室坐着了,接着我们两人一起走进威廉先生的办公室。她站在威廉先生的桌前时,身体还有些微微的发抖。 威廉先生一言不发地从桌子后走向贝齐,动手脱她的衣服,贝齐平常上课的时候,都始终穿着保守的衣服,其它时候才会穿得像个妓女一样,威廉先生把贝琪剥了个精光。接着威廉先生拿出一条很粗的皮带绑住贝齐的手腕,贝齐没有抵抗,事实上,她喜欢被人家这样对待,我看到爱液由她的阴户中流出,也闻到她爱液的气味。当威廉先生绑好她的手,再把那条皮带往下拉,绑住她的腿,然后把贝齐按在他的办公桌上,让贝齐脸朝下伏在桌上,贝齐的手脚都被绑住,根本动弹不得。贝齐开始有点怕了,她求威廉先生不要伤害她,威廉先生向我眨眨眼,很明显地,贝齐很喜欢我们这么对她,最后,威廉先生对她说「贝齐,我不会原谅妳的,我要妳每天晚上都满足你的老公,他告诉我,妳昨天晚上故意违反我的命令,想看看我会怎么做,对不对?」「是的,」她平静地回答。 威廉先生拿出一条小皮带,皮带的中间有一个球,他把球塞进贝齐口中,再把皮带绑在贝齐的后脑,我看见贝齐眼中满是恐慌,当威廉先生拿出一条软树枝时,贝齐的脸上出现了害怕的表情,那根树枝常约有四呎长而且非常地软。「贝齐,妳是奴隶,我是妳的主人,巴比是妳的丈夫,妳要随时服从我们的命令,我现在要妳牢牢记住。」威廉先生将树枝往她的身上挥去,她的背部一直到大腿立刻出现了几道明显的红色条纹,其中大部份集中在她的臀部和大腿上,她的嘴里虽然塞了东西,但是我还是可以听到她的尖叫声,那树枝不停地挥向她的身上,红色的条纹也应声出现在每一个树枝经过的地方。当威廉先生停下手后,他命令我:「现在去干她,巴比。」 我早就勃起了,我跳起来掏出我的老二,站在贝齐身后就干了进去,当我一插进去,贝齐就高潮了,我真的很高兴能再次光用我的老二满足她,于是我插了几下后就射在里面,威廉先生脱下他的裤子,他的阳具真的比我的大得多,大得可怕,他插进贝齐湿透了的阴户沾满了润滑液,然后拔出来,一口气插进贝琪的屁眼里,贝齐惨叫一声了过去,威廉先生停止动作,从他的上衣口袋拿了一瓶嗅盐出来,他的阴茎还一直插在贝齐的屁眼里,他把那瓶嗅盐放在贝齐的鼻前,当贝齐慢慢地苏醒过来,他又猛力地干贝齐的屁眼,直到两人都达到了高潮。接着他走到贝齐面前,取下绑在贝齐头上的皮带和小球,用他的龟头抵在她的脸颊上,命令贝齐把他的鸡巴舔干净,我看着贝齐把威廉先生老二上的精液和她自己的粪便舔干净,吃进肚子里,接着威廉先生走回他的位置上。威廉先生坐在他的椅子上,打内线电话给他的秘书,要她拿两杯饮料给我和他,那秘书进来时,看到贝齐被绑在桌上,屁眼和阴户上都是精液时,一点也不惊讶,我原本以为当别人看到贝齐这个样子时,贝齐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我猜错了,贝齐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在那个女秘书进门的时候,更淫荡、更大声地呻吟。当贝齐平复下来后,威廉先生问道:「贱货,今天妳学到教训了吗?」 「是的……」她的声音像个小女孩。 「我随时都可以这样对付妳,只要我想这么做,下一次,我不会再这么温柔了!」 「是的,我知道了。」 「妳了解服侍巴比和服侍我是一样重要的吗?」 她看着我,她眼中的爱意从来没有这么浓过。 「是!」 「解开她,巴比。」我解开她 「我可以去把自己弄干净吗,威廉先生?」她问道。 「不行,穿上妳的衣服,我要那些精液从妳的阴户流到妳的腿上,我要每个人都看到,知道妳是个贱货,才被人干过。」当威廉先生叫她贱货时,她给我一个充满了野性、性感的笑容。 「妳喜欢做我的性奴隶吗,贝齐?」 她什么也没说,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们,她绝对愿意。 威廉先生跳了起来,挥起那根树枝又打在贝齐的臀部上,贝齐疼得跳了起来。 「我在问妳话,贱货!」 「是的!」 「是的,是什么?」 「是的,我喜欢做你的性奴隶,」她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也喜欢做你的性奴隶,巴比。」 那天之后,我们三人的关系更为稳固,威廉先生是我的老板、贝齐的主人,我是他的员工、贝齐的丈夫,贝齐是我的老婆、学校的老师,除此之外,她是一个贱货、一个荡妇、一个烂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