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儿子的女友
儿子的女友

儿子的女友

一-
-
  我是贾森,今年42岁。婚姻失败,我离婚了,现在和我的19岁儿子布雷克住在一块儿。他的女友19岁,我私底下称她为拉丁「公主」,名叫玛丽亚。
--
  我称她为「公主」,主要是因为我们都对待她像公主一般,同时,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还有一条短裤,在接近后庭花的部分,印着一个词儿--「公主」。-

-  我尝试不去介入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我充分了解,他非常宠爱她。别无其他原因,因为她太吸引人了。她身高五尺三寸,体重应该有一百零五磅。我暗地里衡量,她应该有D罩杯。她像许多拉丁妹一样,有着迷人甜美的酒窝。-

-  因此,打从心里,我很喜欢她到我家来。有个身材这么美好的人儿在我家里走动,这简直就是给我的家里增添了一幅精神上的美好图像。一个月前的一个美好周末,她开始到我家里来过夜。当然,就睡在我儿子的床上……打从那一天开始,她基本上就住在我家了--因为,一个星期里,她只回她自己的家一天。-

-  我必须承认,我开始了一个坏习惯。我暗地里跑进我儿子的睡房,寻觅她脱下的穿过的底裤,然后沉醉在一阵阵的嗅吸的快乐之中……有时,如果我确定他们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我就拿了她的底裤,光明正大地回到我的睡房里。我把她的底裤覆盖在我的脸上,手握肉棒,开始手淫。十九岁阴户留下的味道,让我如痴如醉……-
-
  在晚上,当我们三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她常常是穿着一件窄小的短裤和汗衫。我感觉到,她不只一次,在挑逗我。当我的儿子不在场时,她更大胆地直接挑逗我……我没有神经过敏。因为事实是这样的,我的儿子每天都会比我们提早出门,屋子里,就单独只剩下她和我了。她总是上身只穿着汗衫,下半身就只穿着一条性感的底裤,然后在我的身边蹦蹦跳跳地来回走,这不是挑逗我,那又是什么呢?-
-
  就在第一个这样的早上,我走进厨房。她身上只穿着一条很短很短的汗衫,里面是真空的--没有穿胸罩,下面就只穿着一条男孩子的短裤。此时此景,我一阵愕然,我张大着口,下颔几乎脱离我的下巴掉落在地上。她看着我说:-
-
  「哦!我的天!老爸,非常抱歉,希望没有让您感觉不舒服!我需要去换这一身的衣服吗?」
--
  这时,我喃喃自语,不知所云。我结结巴巴地回复她:-
-
  「哦……啊……不必……不必……你不必换衣服……」她对着我,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那个表情,好像胜利地看着我说:她看透了我的心。这一刻,她几乎就像手中紧紧地捏着我的蛋蛋……完全控制了我。
--
  没有多久,她开始尝试要把我控制於她的掌握之中。-

-  一天早上,她的汽车无法启动。我的儿子已经离开家门,她走进屋子里来,对着我说:
-
-  「老爸,我的汽车无法启动,您能够帮我看看吗……」汽车的电池电源已经耗尽了。我用对接的方法让汽车启动,让引擎发动了一会儿,我把引擎熄灭了,尝试再重新启动。但是,这个电池的电源,真的已经耗尽,无法再行启动了。-
-
  我们坐在她的车里,她就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我对她说:
--
  「玛丽亚,这个电池已经不能再用了。你去买个新的电池,我替你装上。」她把她的手搁在我的大腿上,两只眼睛就像宠物狗的眼睛一样地看着我,然后说:-

-  「老爸,您可以帮助我吗?我现在袋子里没钱……」我用我的车子送她去上班。四十五分钟后,我花了八十块钱买了个电池替她装上。因为迟到了,今天,我必须迟些下班以便弥补我早上的迟到。-

-  当我回到家,儿子和她都不在家,我相信他们已经外出去度过他们两人的世界。我回到我的睡房,脱下了一身的工作服。这时,我发现我的枕头底下搁着些东西。我把它拉出来。这是一个9X12寸宽的大信封,信封上只写着两个字:
-
-  「老爸」。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我的儿子的书写笔迹。我把信封打开来,一看……里面是玛丽亚迷人的三角裤,还有一张手写的短信,上面写着:-

-  「老爸:我要感谢您替我更换了新的电池。我没有钱还给您。我想,这是我送给您的最好礼物。这样一来,省得您跑来布雷克这里花费您的心思去找寻它。
--
  这是我穿了一整天的三角裤。我穿着它,思念了您整天。这是我们之间一个小小的秘密。
--
  爱你。玛丽亚-

-  P。S。您用后,就把它放在洗衣间那个脏衣服的桶里。明天,我会把另外一件三角裤放在您的枕头底下。」-

-  哦……操!我怎么就这样堕入这个迷阵里?原来,她不只知道我喜欢瞪着眼睛看着她,她还知道我喜欢嗅吸她的脏底裤……我需要冷静一下。-

-  我拿起她的三角裤,就在那个地方,我看到了一块明显的痕迹。我知道,那是从她阴户里流出来腺体沾染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这是少女桃源洞潺潺流水和阴户混合之后留下的甜如蜜糖的混合物……我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结果会如何。
--
  但是,这个时候,我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我即刻拉出我的肉棒,在阵阵抽动冲击下,一泄如注,就射在她那留下的痕迹上……-
-
????二
-
-  我知道,我已经落入一个圈套。
-
-  我儿子的拉丁女友,她不但知道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她还知道我偷着乐着地嗅吸着她穿过的三角裤。现在,她的三角裤就每天躺在我的枕头底下。尤有甚者,当我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当房子里至剩下她和我的时候,她已经习惯地,只穿着那短的不能再短的汗衫和三角裤,在家里走来走去……现在,在我脑袋里,时时刻刻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他妈的,她究竟要干什么?」
--
  我想,一个如花似玉的十九岁的少女,不可能愿意和一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生活在一起,何况,她知道这个人偷偷地在嗅吸着她的三角裤……除非,她另有其他的打算。前思后想,我决定明天,当儿子离开家门之后,在和她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和她谈谈。-

-  第二天早上,她依然穿着一件短汗衫和一条三角裤出现在我的面前。-

-  「来,坐在这里。」-

-  她倒了一杯果汁,拿着一盘早餐在我身边坐下。-
-
  她微笑地看着我,然后用她那性感的声音开口说话:-

-  「老爸,您脑袋里在想什么?」
-
-  我一时语塞。只能结结巴巴地「啊……嗯……啊……」回答着她。
-
-  她傻笑着,说:
--
  「您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要把我的三角裤留在您的枕头底下?」「是的……你是我儿子的女友。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这是,她露齿而笑。她接着说:-
-
  「您偷偷地跑到您儿子的睡房,偷偷地从我们放脏衣服的桶里,拿走我的脏衣服……这是对的做法,对吗?您啊,是个老色狼!」她让我无言以对。我问她:
--
  「你怎么知道的?」-
-
  这时,她站了起来,脱下了三角裤,把它放在餐桌上。那条三角裤,就离那盘培根不远……然后,她又坐了下来。
--
  她说:「现在,即使我把它脱下来,您也觉得我是做对的,对吗?」我点点头。
-
-  「几天前,我开始发现,我要拿去清洗的脏衣服,本来我是放在外面的,为什么它却被塞到里面去了。刚刚开始,我没有多想。可是,我发现,每天都是这样……我知道,有人来翻过我们的脏衣服。我知道,布雷克,他啊,是不可能干这些事儿。家里只有三个人,那……当然是您了。那一天,我决定做点手脚。那一晚,当我和布雷克离开家门之前,我特意把我的脏底裤放在桶的最上面。我还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底裤放置的位置改变了。-
-
  我就肯定这是您干的。因为,家里就只有您一个人。」她对着我微笑。-
-
  我哑口无言。我想,我已经落入她的圈套。
--
  我问她:-

-  「那好……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你还挑逗我,引诱我……压根儿,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
-  她看着我,然后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去,弯下腰……她诱人和光滑的屁股,那光秃秃的屁眼,那修剪得乾净而古铜色的阴埠,就在我的面前……这时,传来她那诱人的声音:
--
  「老爸,难道您要处罚我这个坏女孩?」-

-  我失神地回答她:
-
-  「这……这是不对的……我不能这样对我的儿子的……」她转过身来,坐下来,说:-
-
  「我就知道,您是一个好人。」-

-  过了一会儿,她问我:-

-  「您知道我怎么认识您的儿子?」
-
-  我回答说:「不知道。」
-
-  她一边吃着培根,一边说:-
-
  「通过克里斯蒂娜。您知道克里斯蒂娜吧?」-
-
  我有点惊愕。我说:
--
  「克里斯蒂娜,知道。她和布雷克,在中学就在一起……」她看着我,说:「他们现在还在一起……」
--
  「说起克里斯蒂娜,她本来已经和布雷克分手了和另外一个男孩在一起。可是,现在,她又回来了,她要我和布雷克分手。本来我是同意的,但是,我仔细一想:如果我和布雷克分手,我就不能再见到您了……这是我不愿意的……现在,您可能有些混扰。我告诉您,我就是喜欢年长的男人,我就喜欢那种父女的感觉……和我同年龄的男孩在一起,我没有安全感。他们总是不知道要怎样珍惜我。-

-  我想,我应该脱离他们……」-

-  我的天,这简直糟透了……我知道我无法面对我的儿子。我说:
-
-  「嗯……我知道我吸引了你……但是,怎么去解决布雷克的难题……」「我想,您是在尝试告诉我,您是愿意的……嗯,我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过,现在我还不能告诉您什么,等我和克里斯蒂娜谈谈之后再说吧。现在,您应该处罚我,我坏透了。我提议,您快点吧……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她拉了我的手,走向我的睡房。她蹲了下来,她的头,和我的肉棒就靠得很近,很近……-
-
  她说:「老爸,我会很乐意地乖乖听话……您告诉我怎么做吧……」我要她弯身趴下。-

-  她说:「哦……老爸……不要用您的皮带鞭打我的屁股……」当我明白她的需求,我拉下我的皮带,对折着握在手里。-

-  「使劲地鞭打……」
--
  劈啪啦……她颤动着臀部,还发出了阵阵呻吟……「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使劲地鞭打……」
--
  她断断续续地自言自语。
-
-  「哦……啊……老爸……啊……啊啊……太好了……太爽了……」我大力地鞭打着她。她开始喘着气,伴随着阵阵的呻吟。我知道,那是痛苦与快乐的结合,发自内心的欢愉与阵阵的娇喘……「哦……操你……啊……老爸……我不知道……你为我做了什么,让我这么……啊……啊啊……我来了……啊……老爸……我来了……」她一手拉下我的裤子。我的七寸肉棒就这样弹跳出来。
--
  她说:「哦……老爸……不是这样……」
-
-  她背着我,弯下了腰,伏在床上。-

-  我已经无法等待。我的肉棒连根挺进。整根肉棒就这样完全塞入那个又紧又湿的小洞里。这是我这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我的面前,是个十九岁年轻的赤裸裸的背部,还有那让我感觉紧密和细小的菊花……「哦……老爸……太大了……太大了……里面塞得满满的……」我大力地抽插着,快速地抽插着……因为,我们要尽快和赶时赛跑,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
-
  五分钟后,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
--
  「哦……老爸……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我会整天黏湿湿地很不舒服……」
--
  「啊……啊啊……操你……我射了……」
--
  我一泄如注,深深地射在里面。
-
-  我知道,她也在同时,高潮阵阵。因为,就在这时,她的内壁不停地挤压着我的肉棒,就像要把我的精液一点一滴地搾乾……「我想,我们现在没有压力了……老爸,如果您今天乖乖地像个乖小孩,我会让您好好地享受嗅吸的乐趣。」-
-
  「但是,布雷克……怎么办呢?」-

-  「我能够控制他……我必须先和克里斯蒂娜谈谈。今晚,等布雷克入眠后,我会和您说明我的计划。」
--
  三-
-
  这一天,我虽然依然在工作,但是,脑海里思潮起伏。我想,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中年人。在我这个年龄段,还有个热情如火,而又年轻,咳咳,只有十九岁的美眉和我共赴巫山。可是,另外一方面,她是我儿子的女友。尤有甚者,我不知道,也无法相信,这个十九岁的女孩口中所提的计划是否可信。因为,这个计划可能毁了我和我的儿子之间的关系,甚至,让我儿子发现他的老爸竟然操了他的女友。当然,他还年轻,可以很快地再找到另外一个女孩,继续他的性爱生活。可是,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他可能会痛恨我一辈子,因为我这个老爸操了他的女友。-

-  当天傍晚,下班回家。一切都和平日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我们坐在一起吃晚餐,然后坐在一起,观赏电视节目。布雷克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沐浴洗澡,玛丽亚就坐在我的身边。-
-
  她轻声地告诉我,今天她和克里斯蒂娜谈过了。「我告诉克里斯蒂娜,布雷克不可能轻易地和我分手。除非,你们在做爱时被我当面见到,让布雷克赤裸裸地被我看到他和你在嘿咻。」-

-  我不知道这个十九岁的女孩这些日子来脑袋有什么想法。看来,她们除了有如糖一般的甜蜜,也有火辣辣的一面。但是,剖开表层,再进一层去了解,她们却像母狗一样,会不择手段地去达到她们私有的目的。-
-
  她继续在推进她的计划。
--
  「现在,我们的计划是:明天傍晚,我们两人要尽量迟些回家。我将在五点锺左右抵达家门,您必须在五点十五分回到家来。时间很重要。我会在他们五点锺赤裸裸做爱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然后和他们大闹一场,再提出分手。当您回家时,当您看到我在大厅里哭泣时,准时踏入家门。这时布雷克和克里斯蒂娜正在睡房里讨论怎么办时,您要坐下来安慰我,然后再去责备布雷克,问他怎么办。您必须记得告诉他,我什么都不要了,因为他是个骗子,欺骗了我。但是,您也必须表现得了解他理解他十九岁的年轻人的感受和心境。」「最后,您必须问他,有没有其他的住所让他离开家里去那里住些日子,好让我冷静地和平复我分手的情绪。然后让我收拾包袱,找个其他住所离开这里。
--
  克里斯蒂娜已经和她妈妈说过了,布雷克刚刚和女友分手,必须到她们家里住宿一段日子。同时布雷克和她又相爱了,他必须找个地方住宿。克里斯蒂娜的妈妈已经答应了这回事了……您明白了整个过程了吗?」「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这是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离奇曲折的男女分手过程。我想,这个时候,虽然有些令人费解,但是,我没有太多的选择,我只能听信我的「公主」的这个游戏规则,照着她的话去做。不然,万一布雷克知道我操了她的女友,肯定会坏了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甚至痛恨我一辈子。何况,长久以来,布雷克还深爱着克里斯蒂娜……我想,这样的处理,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没有任何伤害……-

-  这时,布雷克沐浴出来。几个钟头后,我们和往常一样,回房睡觉去了。
-
-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在睡眠中惊醒。玛丽亚把我的肉棒含在她的口里,来回滑动。当她看到我醒来,她把她的手指放在她嘴唇前,暗示我不要发出声音。她把她的下半身移动到我的面前,然后伏在我的跟前。这时,我们就成为一个六九姿势。好多年了,我没有这样的体验。我的嘴唇正紧紧地和她的阴唇紧密地结合着……她没有食言,她正履行着她的诺言,让我好好地嗅吸着那我日夜渴望的味道……
--
  上天让我嗅吸到这美味无比的味道。如果您曾经听说:桃源洞里制造着潺潺流出的美味蜜糖,而只有某些女神拥有她。因为,在十个女孩之中,只有两个女孩具备这样的美味,而玛丽亚,就是其中的一个。这种美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一般上,女孩的私处的味道,是一股像鱼一般的腥味。但是,玛丽亚是奇货可居,因为,那种味道,就像蜜糖一般,让人回味无穷。-
-
  她这时非常潮湿,让我很容易地嗅吸着,还一口接着一口吸入我的口中,然后一口一口地吞入……不多久,我已经可以不是吞着,而是一口一口地喝着……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舔吻着她的阴户,舌尖不停地舔吸着她的阴核。我知道,她高潮了好多次,但是,我把最好的保留到最后。我开始舔着她的菊花。这时,她的菊花,沾满着阴精和我的唾液。我知道,她很兴奋,因为她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我感觉到,她在控制着声量--尽量地压低声量。我配合着她,当我发现她高潮要来时,我加点力道,让我的舌尖深入其中。
-
-  「啊……啊啊……啊……啊……我操……啊……」呻吟阵阵,阴精潺潺而流,一阵又一阵……
--
  我这时已经无法再控制了,在她猛烈的强攻下,我一泄如注,把精液直接射在她的口里。她没有停止动作,继续滑动着,同时把我的精液大口大口地吞精肚子里。最后,还把我遗留在肉棒上的点点滴滴精液,舔得一乾二净。
--
  一切趋於平静。她穿上底裤,给我一个吻。临走前,在我的耳际小声地说:
-
-  「如果你要天天如此,不要忘记明天的计划。」她快步离开了我的睡房,回去我的儿子的睡房。-

-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布雷克和玛丽亚都上班去了。我不知道,我的儿子布雷克今天下午怎样应付即将发生的事儿。当然,他即将在这里尽情地操干克里斯蒂娜。但是,结果,他将面对充满戏剧性的发展,而这是两个女孩共同进行策划下的结果。当我在吃早餐时,我尝试不去想我的儿子迁出是回坏事,因为结果是我和他各得其所。他将实现和他日夜梦想的女孩在一起,而我将完全全地获得一个十九岁的拉丁「公主」。-

-  我在这里说点题外话。-

-  现在,许多年轻人,年龄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老老实实地对你说:现在,几乎每个女孩都喜欢人们舔她的菊花,但是,她们都不承认她们喜欢这一味儿。-
-
  但是,当她们一旦经历了舔菊,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幸免,都会从此上瘾。只要卫生上保持清洁,舔菊几乎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坚持这个原则,只舔菊花的外部,只有当她的菊花是乾净的,正当微微张开时,才稍微入侵。假如现在,你像我一样,遇上一个水乳交融的女孩,这些,都可以使彼此之间的性爱乐趣,更上一层楼。
-
-  四-

-  当天下午,五点十五分,遵照玛丽亚的吩咐,我准时抵达家门。进入家门,我看到玛丽亚坐在客厅里哭泣。她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走向我的儿子的睡房。-
-
  睡房里,布雷克和克里斯蒂娜坐在床上。我的儿子满脸通红,可以看得出他非常激动。可是克里斯蒂娜从脸部的表情,看来很难掩饰她内心无限的欢乐。-

-  我用严肃的语气说:
--
  「布雷克,发生什么事儿?玛丽亚为什么在客厅哭泣?」他正犹豫不决地要开口回答,但是克里斯蒂娜却抢先开口:
--
  「他们刚刚分手……今天,太情绪化了……」-
-
  「布雷克,这是真的吗?谁和谁分手了?」-
-
  我明知故问。
-
-  布雷克回答说:-

-  「她提出要分手……但是,这是我的过错。她……她当场抓到我和克里斯蒂娜在床上……」
-
-  「好……我明白了。让我去和玛丽亚谈谈。她非常伤心。你们两人就在这里,让我看看怎么解决这回事儿。」
--
  我回到客厅,就坐在玛丽亚的身边,问她应该怎么办。她伤心地哭泣着,重复着她已经事先安排好……彩排好的剧情,同时不停地重复这句话:「我没有地方去……」-
-
  十分钟过后,我大声地喊道:「克里斯蒂娜,请你到这里来。」她走到客厅,我对着她说:-

-  「我知道,现在你们都痛恨对方。但是,你们都是朋友。你们谈谈,看看能不能解决这回事儿。我去和我的儿子谈谈。」-

-  他们两人,面对面,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
-  我回到布雷克的睡房。我问他:-
-
  「孩子,你心里怎么打算?」-
-
  他问答说:-

-  「我真的太他妈的迷茫。这就发生在……您知道的,我爱克里斯蒂娜多久了……」-

-  我说:-

-  「这个我知道。你有你的自由,自己选择喜欢的人。但是,目前,我们面对着的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玛丽亚和我们住在一起。」他说:-

-  「刚才克里斯蒂娜和我说了,我暂时可以去她家住宿。这样一来,就可以让玛丽亚有时间去寻找住宿的地方。」
--
  「这是你的决定了?」-
-
  「是的,老爸。」-
-
  我吩咐他收拾衣物,这里,让我来照顾玛丽亚。我离开布雷克的睡房,走到厨房。克里斯蒂娜和玛丽亚两人正在那里,低声细语地谈着,两个人就像好朋友一样在闲话家常。我没有任何勇气和他们谈话,因为,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玛丽亚已经把我们的一切告诉克里斯蒂娜。因此,我假装到车房去,打理我的车子,而我的儿子,正在他的睡房里整理衣物,打包搬家。他把衣物搬上了他自己的车子,装满后,又把另外一些物品搬上克里斯蒂娜的车子。看样子,这是个好消息。从他搬走的物品的量,我猜测,他是打算一段长时间不回来了。-

-  我和我的儿子说再见,吩咐他要常常和我联系。在临走的一刻,他告诉我:-

-  「老爸,不要急於催促玛丽亚搬走,她真的无处可去,就让她安心住在这里,等到她找到合适的住所,才搬离开这里。同时,现在看来,我好像有些冷酷无情,但是,我想,我会和克里斯蒂娜长久在一起。」他们上了车,我看着他们的车子慢慢地远去。现在,留着的,是我痴迷的玛丽亚。坦白地说,我对她无限痴迷。这样实在吗?一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和一个快十九岁的女孩,可以在一起吗?我告诉我自己: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却是千方设法地制造机会和这个年轻的女孩发生关系……我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会有怎样糟透的结果?-

-  我走回屋子里,玛丽亚冲了上来,紧紧地抱着我,还深深地给我一个吻。-

-  她说:「你看,我都说了,我们会如愿以偿。克里斯蒂娜高兴的不得了,我想,布雷克也一样。全部的计划成功,我们大家都各得其所。」我慢慢地开始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她现在就站在厨房里。我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她那年轻的十九岁的坚挺乳房,就在我的面前。我轻轻地吻着她的粉颈,慢慢地往下,直到她那诱人的乳房。我拉着她回到我的睡房,我拉下她的长裤的拉链,然后一鼓作气地把它褪了下来。当然,我没有放过她那鲜艳红色又诱人的三角裤,即刻间也被我拉了下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我用最短的时间,除去我身上的衣物。我伏在她的身上,从粉颈开始,然后把她翻过来,慢慢地从她的颈脊,沿着她的脊椎骨,轻轻地吻着,吻着,一直吻到菊花之处。
-
-  玛丽亚呻吟着:
-
-  「啊……太美好了……我知道……老爸……我知道你会舔吻我的菊花……哦……不是……是你心爱的公主的菊花……」-
-
  这时,我有些震惊。因为「公主」两个字,发自她的口中。-

-  我用我的双手,掰开了她那如花似玉的蔷薇花蕊。我用我的舌尖,慢慢地舔吻着……-

-  「啊……啊……老爸,太好了……不要停……不要停……」我一直舔吻着。这时,她用她的手,开始在她的阴核上,不停地来回摩擦自慰……我这时,却忙於舔吻着她的菊花……她的甜美的阴精很快的,就从她的桃源洞里潺潺地流了出来。大约过了十分钟,我柔软的舌头正在卖力地进攻她的菊花,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她的那里,正在等待我的舌尖……「哦……啊……他妈的贾森……我要来了……啊……啊啊……喔……」这时,她的屁股摇动得很厉害,而且,强力地摩擦着我的舌尖。-

-  我微笑着,我把她翻转过来,让她伏在床上,我从后面把我的肉棒一挺,连根尽入。对於一个年轻如花的十九岁少女,在她的眼中,这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在她的面前,就像在表演魔术一样……
--
  现在这一刻,虽然没有强劲的兽性动作,但是,在温柔的,轻慢的动作之下,我们依然进行着欢愉的性爱。我不停地把我的肉棒,在她的阴户进进出出,不停地抽插……二十多分钟了,我感觉我要做最后的冲刺了……我看着她的脸,从她的身体不停地颤动,我知道,她也要来了……
--
  「喔……啊……啊啊……射在我里面……射在您的小公主的里面……」这时,我也自然而然地在一阵阵「啊……哦……啊……噢耶……」声中一泄如注,满满地灌满了她的阴道。我知道,我们一起达到高潮,因为,她的阴户这时正在不停地起伏着……啊!我们一起共达高潮……我怀抱着她,她吻着我。我注视着她的眼睛,对着她微微笑。我完全被她的美色和特质所吸引。
--
  我问她:怎么知道我叫她「公主」的?她说,这是布雷克告诉她的,老爸叫她为「公主」。她还说:「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可能你对我有意思……」我微笑着,表示认同。-
-
  她看着我说:「你认为我们可以在一起吗?还是,你只是想尝试一下十九岁女孩的阴户?……」-
-
  「我真真实实地说,我迷恋着你。我希望长久和你在一起。我不是和你玩玩的……」
--
  她深深地吻着我。她简直就是我生命的一切。-

-  在这一刻,她已经不是我儿子的拉丁女友了。-

-  她,是我的。-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