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白人玩
被白人玩

被白人玩

警车在草坪边停了下来,警灯停止闪烁后,一个强壮的白人男子穿着笔挺的
- 制服,蹬直黑色的马靴下了车。他一手举着闪亮的手电,一手握着枪,用手电扫
- 视着草地上的三个人,用标准而冰冷的英语叫道:「别动!你们在做什么!」-
-
  m国警察经常会对嫌疑犯开枪,这样的小道消息在留学生中很常见。看见这
- 个白人警察持着枪,草坪上的几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动。孙雨泽躲在灌木中也
- 是大气都不敢出,要是警察把他当成危险分子,朝着灌木丛开一枪他估计就完了。
--
  「我在问你们!」警察cao着英语又喊着。
--
  「我……我们在……做爱……」管于明有些结巴的说道。-
-
  警察把灯光集中在袁晓芸的身上,问道:「女士?他们是不是在强暴你?」
-
-   袁晓芸蜷缩着身体,有些胆怯的看了看警察,随后又看了管于明和陈友伦一-
眼,随即摇了摇头。-

-   「女士,请你拿好你的衣物,进入警车,我会送你回家。」这个警察说着打-
开了车门,然后又用枪指着管于明和陈友伦大声喊道:「我怀疑你们用毒品迷j
- ian未成年少女,给我站到吉普后面!」-
-
  晓芸虽然年轻,但是已经二十一岁了,怎么是未成年少女?大概是一般西方-
女孩要比东方的女孩要成熟吧!而晓芸又显得格外娇嫩吧!孙雨泽猜测着。看着-
警察呵斥着管于明和陈友伦,他心中一阵解气的开心。-

-   「脸贴着车!手放在脑后!双腿分开!」警察用英文大声的命令着。
--
  与此同时,袁晓芸已经进入了管于明的吉普车,匆匆的穿上了从孙雨泽那里
- 穿出来的大衬衫就跑下了车,看她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找到自己的短裤,连地-
上的拖鞋也没顾及穿,就钻进了警车。-

-   管于明和陈友伦赤裸着爬在吉普的后车窗上,而那个警察从车附近的衣物中,-
翻着两个人的钱包。-
-
  孙雨泽躲在灌木中一动不动,看不清警察的动作,估计他是在记录两个人的
- 个人信息。孙雨泽正猜想着这个警察是要呼叫增援,还是要把那两个人直接送进
- 警局的时候。
--
  「啊!」-
-
  「啊!」
--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个和管于明差不多高的白人警察竟然在两人身后,用-
那漆黑的马靴,狠狠的踢了两人的下阴。-
-
  靠!怎么会这样?孙雨泽在电影中常常见到m国警员随便使用暴力,但是没-
想到是真的。不过,看着管于明和陈友伦这个两个刚刚凌辱过他女友的畜生捂着
- 老二,承受着最大的痛苦扭曲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孙雨泽感到无比的舒畅。
--
  不过让孙雨泽有些意外的是,那个警察并没有逮捕管于明和陈友伦,他猜测-
可能那个警察没有发现毒品吧,没法定罪。
--
  那个警察对着地上的两个人,骂了句脏话就跳上警车,架着车缓缓的离开了
- 停车场。
-
-   孙雨泽本想跟着去袁晓芸的家里看看她在一整晚的蹂躏下有没有受伤,但是
- 害怕那个警察看到他从灌木丛中出来,因此他只好又等了一段。-
-
  看着警车远去后,孙雨泽悄悄的从另一侧挪出了灌木,远远的看着管于明和
- 陈友伦依然在地上滚着,他幸灾乐祸的饶了一个圈子,上了路边的车,然后开向
- 了袁晓芸的家……
-
-  到了袁晓芸家所在的街,从远处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她家的院子里,而屋子
- 的一层亮着灯,里面能看见人影晃动。
-
-   看来袁晓芸安全到家了,孙雨泽本想就这样驾车从一旁驶过,等明天她稍稍-
休息再来看她。-

-   不过孙雨泽还是有些担心,非要亲眼看着袁晓芸平安才能安心。于是他把车
- 停在了稍远的地方,摸着黑沿着街走着,从另一边的偏门进入了袁晓芸家的院子。-
-
  路过警车的时候,孙雨泽有些奇怪,平常来讲,警车中都有着很复杂的装置,
- 类似gps,键盘和报话机一样的装置,但是这辆警车里面却和通常车无异。不
- 过孙雨泽担心着袁晓芸,也没多想,毕竟m国警察内部的事情他也不清楚。-

-   孙雨泽攀上屋后的墙壁,凑在一层的窗户边。窗户中是明亮的白炽灯的光线,-
百叶窗没有拉严,因此可以从缝隙间清晰的看见屋中的情况。
--
  孙雨泽本来期待着看到袁晓芸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而警察则用步话机在通话,
- 但是眼前的景像却把他惊呆了!
-
-   -

-   袁晓芸侧面对着窗户,她的身体在灯光下如瑞雪一样晶莹。她一丝不挂的趴
- 在客厅中央的桌子上,双手被银色的手铐铐在背后,而她修长的大腿分开着,踮-
着脚尖光着脚丫蹬在客厅的地板上。-

-   袁晓芸身后就是那个高大的白人警察,他戴着警帽看不清面容。可是,他的-
下身的制服已经脱光,丢在了地上。他穿着马靴,衬衫下露出粉白色满是金色毛-
发的身体。他的大腿仿佛是橄榄球运动员一样粗壮,腹部是一块块的肌肉,屁股
- 又硬得像石头,而他胯下是浓密的黄色毛发,而其中坚挺的白色老二如同一条巨
- 蛇。-

-   孙雨泽虽然看过不少的欧美a片,但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老外挺立的老二。可-
是现在,这条白色的粗大的老二正深深的插在他女友的身体中,随着这个白人绷
- 着的坚实肌肉,一下下扎实的抽插着袁晓芸的私处。而同时这个上半身穿着警察
- 制服的白人还发泄的大叫着:「oh!fuck!……fuck!asiang
- irlsotight!」-

-   天!孙雨泽感觉一阵失神,差点儿从墙上掉了下去。他突然想到,前几天收-
到过g大学群发的邮件,说是在相邻的m城有假冒的警察在深夜活动,抢劫路上-
的学生。毕竟不是身边的事情,因此那时谁也没有注意。-
-
  靠!难道这么倒霉的事情都能遇上么?孙雨泽心中悲呼一声。
--
  屋子中声音更剧烈了。袁晓芸的秀发散在桌子上,看不见她面孔,只能从侧
- 面看见她饱满的乳房被压扁在桌面上,她纤细的腰肢被白人那粗大的双手几乎环-
绕的死死握着。随着那个穿着制服的白人大力的抽插着晓芸的嫩穴,整张桌子都
- 一下下的被掀动,从屋子中央都快被推到了墙边。-

-   「啊啊!no!help!不要!啊……」袁晓芸几乎被抽插得陷入了疯狂,
- 英文和中文混杂的呻吟着。-

-   我该怎么办?孙雨泽踌躇着,他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袁晓芸被别人凌辱了,
- 但是这是第一次看见东方的女孩被白人粗暴的淫辱着,而且还是一个如橄榄球运-
动员一样壮的警察,而这个女孩就是他的女友。可孙雨泽心里还是犹豫着,即使
- 是假警察,可是他的手铐以及放在桌上的手枪看起来都是真的!
-
-   孙雨泽还在犹豫,屋中的动静更大了,那个白人似乎快进入了高潮,不但强
- 健的腰部带动着老二在晓芸的蜜穴中急速的抽动着,他甚至拿起来皮带,用手抓-
着,紧紧勒着袁晓芸的脖子。
--
  靠!这个变态!
-
-   孙雨泽曾经就听说这种变态的白人,喜欢在嫖妓的时候,让妓女窒息。而妓
- 女在痛苦的被窒息的同时,就更会本能的夹紧内道壁,会死死的箍着在其中抽插
- 的老二,这样借此满足这些人变态的欲望。没想到,现在他的女友居然遇到这种
- 命运。-
-
  本来在屋子中央的桌子已经随着那个白人猛烈的抽插动作被推到了墙边,由-
于脖子被用力的向后勒着,袁晓芸的上身已经离开了桌面,后背夸张的向后弯曲-
着。
-
-   那白人的动作越来越大,胯下一下下猛烈的砸着晓芸雪白的臀部,晓芸的双-
脚已经离地,痛苦的弯在半空中。-
-
  「啊啊,放开我!啊,no!啊……」袁晓芸全身摆动着,痛苦而大声的呻-
吟着。
-
-   她的身体被压在桌上,从侧面看仿佛一个「w」型,被腿间白人粗大的老二-
钉在桌上一般。那个白人一手如同对待牲畜一样,抓着紧勒着袁晓芸颈子的皮带,
- 另一手抓着袁晓芸的长发把她的身体拉得更加的弯曲,白人如石块一样的肌肉猛
- 烈的做着夸张的活塞运动,一次次把二十厘米长的白色老二整根插入袁晓芸的身
- 体。-

-   随着剧烈的晃动,袁晓芸的白嫩丰满的乳房在半空中夸张的摆动着,她的粉
- 嫩的脚丫也在半空中随着一次次的抽插,无助的晃动着。-
-
  看着袁晓芸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孙雨泽担心马上她可能就会被窒息而死,
- 即使豁出性命,他也不敢再耽搁,他一手抓着窗梁,一手握紧拳头准备砸碎窗户,
- 至少能给那个变态的白人一个惊吓。-
-
  突然,屋中那个白人「嗷!嗷!」的叫着,跨下紧紧骑着袁晓芸的臀部,在-
她身体的深处喷射出了异国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