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熟妇吃嫩草
熟妇吃嫩草

熟妇吃嫩草

夏启明坐在沙发上四处望了下。无意间看到了客厅旁边放着的牌位,肖正然之位。心思慎密的夏启明心里立马有了个数,原来张阿姨是寡妇啊。
--
  张佩月看了眼牌位,说道:「那是小东的爸爸,二十年前一场车祸去世了……」「张阿姨一个人拉扯抚养孩子挺辛苦的,不过现在肖东哥哥有了自己的事业,阿姨差不多也要享清福了。」「还早呢,不过小东这孩子从小就挺懂事的,不然我一个女人家真不知道怎么办」张佩月欣慰的说道:「艾……光说话都忘记了,你肖东哥哥不在,晚上阿姨做了几个小菜,咱们吃饭先。」「好嘞」夏启明起身说着帮忙那餐具,张佩月哪里好意思让客气忙活但是执拗不过夏启明,也就随他去了。-

-  「阿姨,这个红酒啊,要不咱们先尝尝吧,我爸上次出差带回来的。」说完夏启明就张罗着把酒开了。-
-
  不知道多少年没喝过酒的张佩月连忙摆手说道:「别……还是留着吧,我不会喝酒。」「没事……这红酒啊喝点好,特别对阿姨这种年龄的来算就最好了,女人喝酒养颜嘛。」夏启明倒了一杯给张佩月说道。
-
-  「都快老太婆了还养什么颜啊……」张佩月挽了挽发丝说道。-

-  「阿姨一点都不显老,稍微打扮下啊跟三十出头的差不多呢,到时候我就管阿姨叫姐姐啦……哈」夏启明打趣道。
-
-  「你这孩子净说瞎话,说出去白被人笑话。」张佩月嘴上说道,心里却有点美滋滋的,有那个女人不爱别人夸自己,是吧。
--
  「来,阿姨,咱们干一杯,为了肖东哥哥事业一帆风顺,也为我能考上如意的大学干杯。」张佩月拿起酒杯说道:「谢谢小明请阿姨喝这么好的酒」说罢一饮而尽。
-
-  夏启明咂了咂舌说道:「阿姨这酒量没的说啊,好酒量……阿姨还说不会酒呢」平时都是喝开水的张佩月咂了咂舌说道:「我没喝过,看起来跟跟白酒不一样我以为没多少度呢,这酒咋酸酸涩涩的……」不等张佩月说完,酒已经满上了。-
-
  「红酒就是这样子的啊……」夏启明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
  喝了三杯的张佩月脸立马就红扑扑的,舌头也有点打结了,不会喝酒的人一般都是好爽的干掉,。张佩月双手按在桌子的边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可奈何就是感觉天旋地转的。只好对着夏启明连连摆手说道:「小明,阿姨……不……不能喝了,待会还要收拾桌子呢。」说罢像似要站起来,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夏启明一把搀扶起张佩月。-

-  「阿姨,你这是……哎……真的喝醉啦。」夏启明扶起张佩月说道,其实他也喝得差不多了,毕竟还是学生,平时哪有机会去喝酒。
-
-  张佩月的脚步有些虚浮,脸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全身几乎都拥簇在夏启明的胳膊上,好象只有这样才能使她的身躯保持平衡而不摔倒。-

-  「阿姨,我扶你去休息吧……」他说话的时候前胸还贴着张佩月的背部,一只胳膊还环在她的腰肢上。张佩月指了指卧室的方向,今天真的是喝醉了,张佩月感觉路有点起伏的样子,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夏启明身上。夏启明虽然喝得微醉,但是明显感觉胳膊处那团软软的压着自己,顿时下身一阵火热,斜眼瞥了下,依稀可以看到张佩月那黑色的胸罩束缚着那饱满的乳房。-

-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夏启明轻轻的将张佩月放在床上,身材高大的他顿时也是浑身直冒汗,张佩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
-  「小……小明……真是,阿。阿姨真是差劲……呵呵」张佩月感觉床好像在动,嘴里噎喻着。-
-
  「阿姨,我给你拿毛巾擦擦……」-
-
  夏启明仔细的拿着湿毛巾给张佩月擦脸,看着张佩月那饱满的胸部起起伏伏,夏启明咽了咽口水,赶紧转过头,可是冷不丁的瞥见张佩月那微微鼓起的下身,兴许是夏天的缘故,本来就穿着比较薄,此刻那薄薄的裤子勾勒出张佩月饱满的阴部,微微鼓起的中间是微微的凹陷。看得夏启明口干舌燥,一只颤抖的手不由自主的就轻轻的敷了上去,那感觉软软的,中间的凹陷出似有一粒豆豆……夏启明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原来摸女人的穴是这种感觉啊,夏启明学着爱情动作片的手法,将中指在那凹陷处轻轻的摩擦着。
-
-  「哦,不,不行,小明,你不能这样!快,快放手!」张佩月惊慌的说道,私处被摸让她有种过电的感觉,酒醒了几分。
-
-  此时的夏启明好像着了魔,看着张佩月那酒后娇艳欲滴的脸,那张微微张开的红唇,他失去了理智一把将张佩月压在身下。嘴唇则不停地在她的脸颊,朱唇,耳垂以及玉颈间拱弄,一边这样一边还激动地对张佩月说道:「阿姨,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了,你,你真是太美了。」说完这句后,不等张佩月说话,他就向她的朱唇吻去,张佩月摇晃着脑袋要躲,他没有放弃,很快就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
-
-  夏启明此时也猴急的伸出舌头,想伸进张佩月的嘴里,张佩月紧闭着牙关,还是不肯,身子也不住的在他身下扭动。这种欲拒还迎的姿势让他更加冲动,双腿禁锢住张佩月的下身,舌头也更加拼命地往里深入,同时双手也开始上下抚摸起她的身体。
-
-  一时间卧室里充斥着张佩月因为朱唇被堵而发出的「唔唔」声。
--
  此时的张佩月有种想哭的感觉,但是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想起身也不能,已经有近20年没有性生活的她此刻全身都非常敏感,左侧的奶子被夏启明搓揉着,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了娇喘。-
-
  夏启明的舌头也顺势溜进了张佩月的嘴里。
--
  他的舌头就好似一条毒蛇一样,在如愿探进张佩月的唇腔之后,使劲上下翻腾,左右搅动,追逐着她的香舌。被他这么吮吸、舔舐着自己朱唇的张佩月渐渐地停止了身体的扭晃。本来还在推拒着的一双嫩手也缓缓地搂住了他的身躯。许久没有接吻过的张佩月就这样和他唇齿相依,舌瓣挑弄,忘情地迎凑着。
--
  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彼此的欲望都开始热烈燃烧起来。
-
-  吻了好一段时间之后,夏启明的嘴离开了张佩月的朱唇,双手开始缓慢地在张佩月丰盈的躯体上游走,使劲地摸揉。弄得张佩月那张本就因为酒精的催化下已经通红的俏脸现在变得更加艳丽了。嘴里还发出阵阵骚媚入骨的轻吟呓语:
--
  「嗯嗯……小明,别别这样。嗯。」-
-
  夏启明听到如此诱惑的声音就更加无法再忍耐下去了。随即把手放在了张佩月的腰间,摸索到她衣服的下摆,伸进去,用手指滑动着,以此感受着她那光滑暖和,而且富有弹性的柔嫩肌肤。-

-  然后逐渐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她的胸罩。-
-
  这时候张佩月哼了一声,双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推拒着,嘴里含混地说道:-
-
  「别,不行,不行,我是你的阿姨,小明,我们现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上的推拒却毫无力量。-
-
  夏启明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了胸罩里,使劲揉抓起她的乳房。-
-
  一摸到那让他梦寐以求的乳房,使得他的心激动得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

-  「太爽了!好大!好丰满!」
-
-  他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由衷地感叹。-
-
  一边感叹,一边还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她的乳头,眼睛紧盯着她此刻的表情。
-
-  就这样张佩月在他的揉捏下半眯着迷离的凤眼,脸上的潮红更加明显,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无力抵抗,这对奶子有多久没有被男人这样揉捏了。-

-  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张佩月鼻子里也哼出一声声毫无意识的呻吟。-

-  看到张佩月这副淫态,夏启明也有些受不了了。
-
-  于是他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一手摸索着她的臀部,熟练地解开皮带以后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裤子,一边另一手也麻利地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往外掏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
-
-  而张佩月此时也十分温顺地躺着,对他的这些动作再也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好像在回味着胸部被揉捏的感觉。
-
-  嘴里还有一声没一声的轻哼着。-
-
  很快,夏启明就把张佩月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都褪了下来,扔到了床边的地板上。
-
-  见到如此滑嫩白皙的下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之后,欲念大增的夏启明再也不顾什么了。
--
  嘴里喘着粗气,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握住自己的阴茎向张佩月的阴道插去。「啊进去了。」张佩月被他猛地贯穿,嘴里不由地呻吟起来。
--
  「真紧,真热啊!阿姨……啊……」-
-
  此时夏启明赞美着张佩月,手则托住她的一双修长的大腿,屁股不停地前后耸动,阴茎借此猛烈地在她的阴道里出没。已经有20年没有滋润过的骚穴迎来了张佩月人生中的第二根阴茎。
-
-  「哦哦轻点儿你好硬。」-

-  张佩月被他弄得娇喘不止,嘴里也无力地呻吟道。就这样抽插了一会儿,夏启明开始俯下身体,用手解开了张佩月的扣子。衣服顺手扔在了一边只剩下纯黑色蕾丝胸罩还裹在她的身上。
-
-  「哎,唔……启明……唔!」-

-  刚想说话的张佩月没等把话说完,就再一次被他用嘴给封堵回去了。夏启明同时双手抚摸着她欣长的玉脖,以及柔若无骨的肩膀。
-
-  下身的挺送也没有停顿,仍然保持着节奏。粗大的阴茎在张佩月的小穴进进出出的,两侧的阴唇也随之翻来翻去,许久么有享受性爱的张佩月感觉自己快要死了,阵阵酥麻的感觉随之而来,让她忍不住的颤栗,粗大的阴茎次次顶在宫口让她欲罢不能的同时溢出阵阵淫水。-
-
  张佩月此刻叹息般地吐出一声以后,用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回吻着夏启明。-

-  热吻了一阵,夏启明抬起头,急切地拉扯着张佩月的胸罩。解开后拿在手中,用鼻子嗅了嗅之后赞叹道:「真香啊!」张佩月听了,潮红地俏脸偏到一旁,似乎为此感到羞臊。-

-  这副让人销魂的模样使得夏启明更加性起,双手随即揉弄起那两团丰腴圆润的乳肉,同时下身的阴茎依旧不停地猛烈插弄着她的阴道。-

-  这样的刺激下使得张佩月发出了好似求饶般的呻吟声:「啊……小明……!-

-  啊……恩恩」-

-  正在他身下承受着冲击的张佩月语无伦次地叫着。-
-
  「阿姨,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夏启明一边抽插着一边低头对张佩月说道。-

-  她听了后表情变的娇羞起来,嘴里嗔道:「别说了,小明……!」沉浸在性爱漩涡的张佩月不能自己,说话的同时身躯也伴随着他的抽插而不停摇荡。凌乱的长发此刻也已经散开在床上,如同一朵怒放的黑色牡丹,正随着自己的娇躯一起浮动。-

-  她这种诱人的模样让夏启明顿时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地动作着。-

-  张佩月那对乳房随着他的挺动也不住上下晃荡,这景象使他的眼睛都看的呆住了,伸手就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则被他含进了嘴里使劲舔裹着。
-
-  「啊噢呃不要啊!」
-
-  张佩月被他这么侵略着自己的奶子,嘴里开始叫了起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抗拒。-
-
  这么干了五六分钟,夏启明的动作开始变得剧烈起来。张佩月努力的挺起自己的下身貌似贪婪的去承受夏启明的冲撞。
--
  夏启明的屁股耸动地更快更猛了。
--
  张佩月被他这么强力地冲刺干得快感不断,嘴里哼叫着,双腿却缠住了他的腰,夹紧他的阴茎,配合着扭动起来。
-
-  夏启明被张佩月这么一夹,阴茎再也无法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她的阴道里,顶着她的阴唇和阴蒂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搅动,强烈的快感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压下去,胸膛紧紧贴在张佩月的前胸。「啊」的一声低吼,阴茎也随即在张佩月的子宫里射出了灼热的精液。久违的热浪冲击着张佩月的子宫,让她好似电击一下,此时张佩月皱着柳眉闭着凤眼,朱唇半张,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媚惑地呻吟。
--
  看到她接纳自己精液的迷人模样,夏启明兴奋地喷射了十几下才舒适地停止,然后无力地趴在张佩月的身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
  「好了,小明……你快走吧。这次阿姨不怪你。我们就当这没发生过,好吗。」大概十几分钟后,张佩月调匀了呼吸,神志清醒后睁开眼睛和他这么说着。-

-  「阿姨……对。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是没有忍住,我……我」夏启明一脸愧疚的说道。
-
-  张佩月没有去看夏启明,只是淡淡的说,「你快走吧,就当没有发生过,阿姨不怪你。」张佩月说完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有种淡淡的忧伤,眼泪有点忍不住的流出来了。
-
-  「阿姨,我……我。」夏启明不知所措。
-
-  「我想一个人静静。」张佩月说罢便不再言语。
--
  夏启明看到张佩月没有再搭理他,只能悻悻的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心里虽然愧疚,但是一想到刚刚张阿姨在他身下欲拒还迎,就忍不住一阵悸动。张阿姨真是太迷人了,我一定要把张阿姨变成我的,夏启明暗暗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