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夺媳的战争
夺媳的战争

夺媳的战争

??我不是个好公公,不是个好父亲!
--
??每当见到淑琴穿着洁白的连衣裙,红酥软手里提着购物袋,盈盈翩翩的从门外走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是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喉咙更是干的好似着火一样,火辣辣的疼痛。
--
对于我这种,自幼对于中国古典美,有着一种狂热的占有欲的人来说,儿媳淑琴,无疑也是令我感觉到为之疯狂的古董宝物之一。
-
-一头堪比花鬘斗薮龙蛇动,富有着东方女人特有美感的纤直长发,配着一张娇俏圆润,五官柔美的俏脸,腰肢纤细绵软,不盈一握,两只虽然并不饱满,但却丝毫不失弹性,珠圆玉润的双乳,恰如其分的挂在胸前。-
??最令人垂涎的,还是那一双纤直挺秀,嫩白如玉,几乎没有半点赘肉的长腿,几乎每一个动作,都在牵动着我的神经!
-自从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来到儿子所在的城市以后,淑琴的倩影,便几乎每一个夜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粉红色的轻纱帐幕里,有着一张几乎一水大红色的牙床,而我,则会将身着古装的淑琴,紧紧地压在牙床上,将她那一双粉嫩细滑的长腿架在肩头,一边用力的做着俯冲的动作,一边无比珍重的舔着她好似白玉般的小巧脚趾。
-??虽然个子足有167,但是,淑琴的脚,却是相当的秀气,玲珑小巧,五根脚趾很短,就像是被玉刀切碎的碎玉圆柱一样,错落有致的排列在曲线曼妙的小脚上。
-淑琴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小脚,到底是如何的让人着迷,几乎在每个小脚趾的指甲上,都涂满了鲜红色的蔻丹,着实的令人无法自禁。
-??随着我和淑琴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久,禁忌的欲望,就像是伊甸园里那条该死的蛇一样,完全的无法压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让我失控,堕入罪恶的深渊万劫不复。
-为了控制自己好似洪水般的欲望,随时突破道德的堤坝,我极力的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也正是因此,我成了古玩街的常客,学会了太极拳,瑜伽,甚至于学会了上网。-
??网络,就像是一个充满了各种各样诱惑的潘多拉魔盒一样,完全的为我打开了另一道门。
-??我将对淑琴的不良欲望,全部都发泄在了网上,因此,我最爱登陆的,便是一些以忘年恋和禁忌恋为主题的聊天室。-

-??在聊天室里,我认识了黑暗行者,一个专门以写禁忌之恋为生的作家,并且,在一个迷离的夜晚,我向他吐露了自己对淑琴的深情。-
“公公和儿媳?很好的题材啊!”-
??一段血红的文字,配着一个坏笑的表情,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对于他的话,我表示很无语,发了一个流汗的表情。-
“上过没?”-
黑暗行者,发给我一个很是猥琐的笑容。
-“老兄,拜托,别把我想得那么龌龊,发乎情,止乎礼,这些事情,我还是懂的!”
-作为一名在现实世界里有着受人尊崇社会地位的我,对于他的这种随意,显得很是愤怒。-
“好,老兄,这一切,都是我错了,那么,我想问一句,你这么维护自己的儿媳妇,是不是爱上了她?”
-黑暗行者的话语,明显的正经了很多。
-爱?-
这种感觉,是爱吗?-
??我不清楚,我只是知道,自己如果一天见不到淑琴,便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而她,出现在我梦里的次数,也是越加的频繁。-
??更可恨的是,每次淑琴出现在我的梦中,已经年届五旬的我,居然还会有着和20多岁年轻人一样的遗精和晨勃反应。
-“你不说话,那就是爱了!”-
黑暗行者完全的不等我说什么,立刻便给我下了定义。
-“那我该怎么办?”-
我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虽然知道,他肯定给我出的都是馊主意,但是,我还是像一个陷入了沼泽中的人一样,迈出了堕落的第一步。-
“爱,就要拥有!”-
黑暗行者的话很是简单,却令我的心,几乎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其中更是燃起了炽热的火焰。
-”可是,她是我的儿媳妇!“
-仅存的理智,还在奋力的挣扎,但是,却显得那么的无力。-
-
“杨贵妃,也是唐明皇的儿媳妇!”-
黑暗行者,很快的为我找到了合理的理由,我的心,真的有些不受控制的沉沦了。-
“我要怎么做?”
-手指几乎不受控制的打出了如下的字句,仅存的理智,与心底的恶魔,挣扎了足有五分钟的时间,我才用颤抖的手,点下了回车键。-
“呵呵,只要你听我的,保管你如愿以偿!”-
黑暗行者发给我一个傻笑的表情,在我看起来,就像是恶魔一样的狰狞。
-“如果信任我,把你的情况,和你儿媳的资料,详细的整理好,发到我邮箱里,等到看完后,我会一步步的指导你,保证让你抱得美人归!”-
-
-
??(2)-
??这一天,我过得很是忐忑不安。-
??除了每天必须的晨练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我都泡在书房的电脑前,等待着黑暗行者的上线。
-??自从昨晚,将自己和淑琴的资料,仔仔细细的整理了发到他的邮箱之后,这个家伙,就像是消失了一样,直到了晚上八点,QQ好友里的头像,依旧没有点亮。-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陡然在我们的书房门口响起,伴随着淑琴好似莺声燕语般的嗓音。
-“爸爸,今晚还要不要去遛弯?”-
或许是由于即将对她下手的关系,听着她那平时让我浑身酥麻的声音,现在听在我的耳中,就像是来自于警察的审讯一样,令我感觉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咳咳,去,去!“-
我极力的收拢着自己的心神,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日里一样的平和。
-”那就好,晚上的牛奶,拜托了.........“
-淑琴说着话,轻轻地将牛奶瓶放在了我的门前。
-这已经成了她的一个习惯,几乎每晚睡前,她都要喝一杯牛奶,说是既可以帮助睡眠,也有益于肌肤的保养。-
”好好!“-
我答应着,听着淑琴的脚步逐渐远去,这才拿起自己的手机,穿好外套,拿着奶瓶,好似逃跑一样的出了门。
-”滴滴!“
-就在我有些懊恼的走在马路上的时候,一阵滴滴的QQ聊天的声响,陡然在我的口袋里响起。-
我从怀里掏出手机,看着自动挂在上面的QQ,一个黑暗的头像,正在疯狂地闪动着。
-黑暗行者。
-这货,似乎总喜欢在这种时刻出现。-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拿起手机,一边走,一边与他聊起了天。-
”老头,在不?“-
”小家伙,在,我要去打牛奶,什么事!“-
虽然对他的计谋,早已渴望万分,但是,我却极力的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打了不咸不淡的几个字。-
“老头,说说吧,你想拿你的儿媳妇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我是说,你是想,彻底的从心理上征服她,然后一步步的将她引诱到床上,还是,想一蹴而就?”-
“怎么一蹴而就?”-
我很是有些焦急的问道。
-“根据你的资料,你的儿媳妇,每晚都要喝牛奶,而你,每天要去给她买,只要你买一些药,保管她乖乖就范........”-
“停停停!”-
我很是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那和迷奸有什么区别,要知道,我更喜欢那种花前月下,温柔款款的感觉,最好是可以临湖作诗,等到诗性尽了,这才相互搀扶着进入牙床........”-
“老头,看不出,你还挺文青的吗?”
-黑暗行者,发给我一张坏笑的脸。
-“怎么,是不是没办法?”-
见他如此表情,我的心里更是焦急,很是有些着急的问道。-
“办法吗,当然不是没有了,不过,比起那个一蹴而就的办法来,这个办法,实在是有点困难。”
-”有办法就好!“-
听他说有办法,我兴奋地一蹦三尺高,就连手里的奶瓶,都快要把持不住掉在地上。-
”好,那你听好了,接下来,我就要传授你锦囊妙计了,这个方法,要分为几大步骤,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第一步...........“